您的位置:云顶集团4118娱乐 > 世界动态 > 对越反击战 越军特工狡猾 穿我军军服进行偷袭

对越反击战 越军特工狡猾 穿我军军服进行偷袭

2019-11-27 04:10

原标题:那一年,我穿65式军服上战场——一位对越反击战老兵的自述

2月25日,我连正在高平周围清除残敌,下午又接到营部命令,要我连派出一个排兵力接替兄弟连队担负的看守缴获装备的任务。

图片 1

2月20日,我军部队逼近高平市区之后,21日中午,某部在高平周围的地区清除残敌时,在西南面的野外距离公路约六百米的一处凹型谷地密林之中,发现了一支越军部队放弃的野战车载电台装备。

1979年发生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已经过去将近40个年头,作为一名参战老兵,这场战争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至今,我仍保留着参战时的军服、背包、水杯等物,每当打开箱子看到它们总能回想起很多往事。

这个越军移动式野战车载电台的位置十分隐蔽,利用复杂的山地树林以及三个天然洞穴,将装备和人员隐藏起来。据后来抓获的越军俘虏供称,21日早上,敌人发现我方战斗部队己在附近出现,这支敌军担任警卫的部队只有一个排,他们见势不妙,抢先撤退,正在值班或在睡觉的其他男女人员惊惶失措,顾不得指挥官再三严厉的坚守命令,匆匆放弃所有的装备,自顾自地慌忙逃跑了。

在所有我的那些珍藏品当中,有一套陈旧到已经出现破损的65式军服,可以说是我最为宝贵的纪念品,1979年,我正是穿着它,一往无前走上战场的。

这是一个由两辆中国制造的解放CA30A越野汽车底盘改造、制成的大功率车载电台车,两辆北京212轻型越野车和两辆苏联制造的嘎斯69A轻型越野车改成的移动式车载15瓦电台车及两台中国制造的牵引式燃油发电车所组成的车队,是一个越军无线电子侦听部队的全套装备。

65式军服在设计上非常简化,绿军装、红领章,没有军衔,干部战士基本一样,体现了人人平等的思想,也没有常服和作训服之分,简单到就只有一身,平常穿它,上战场还是穿它。

从缴获该越军的电台工作日记上来看,这个侦听部队从1978年11月份起,一直在越南靠近我国广西的边境地区一带活动,侦听我方的无线电通话通讯,直到2月3日才从晾山调到高平附近部署。我对越自卫还击战开始之后,越军准备将其撤走,由于我军穿插的坦克及步兵部队出其不意,行动迅速,不但切断了高平越军与外界敌军的通路,也完全打乱了敌人的计划,这支越军发现已经无法撤回去了,只好继续隐藏在高平附近。

图片 2

这里边的三个山洞,两个做为人员住宿,一个做为值班室和指挥所。这些大部分中国制造,当年中国无偿提供的越野车载电台车辆、发电车和七、八辆幸福250两轮、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以及两辆北京212A轻型越野车、三辆解放牌CA10载重汽车分散隐蔽在山洞周围的树林中,各式各样的天线耸立在树木旁边,车辆和天线都做了全面伪装。

图注:身着65式军服开展训练的我军将士

这些电台设备中,部分是中国制造的,大部分是苏、美制造的。由于里面有越南战争后期,越军从南越军队手中缴获的美国制造及苏联制造提供给越军的最新型电子装备,因此上级根据指挥部的指示,要求将这些电台装备全部移回国内。25日下午,上级命令我营、我连派出兵力接替另有任务的兄弟部队守卫,配合我方面有关人员到场接收缴获的电台装备。我排因而奉命担任警戒和看守的任务。

其实,在65式军服之前我军还使用过55式军服,和65式军服相比,55式穿起来非常气派,有军衔,有大檐帽,而且一身多套,细分有常服、礼服等,还有冬装、夏装之分,非常讲究。

26日上午,我排和兄弟部队交接后正式进驻。兄弟部队连长向我连长通报了一个情况:在这几天里,警戒区的附近常有越南的老百姓出现,我们的人一过去他们就走了,估计可能是当地的人,也可能是化妆的敌人侦探,望注意。

55式被后来的65式取代,主要原因是节俭。上世纪60年代初恰逢国家经历三年自然灾害,中央提倡节俭,军队响应号召,重新设计了制式军服,做了极大简化,1965年配发全军,命名为65式。

据此,我连长与排长研究了警戒方案,又和各个班长看了这一带的地形之后,划分各班负责范围地段。为加强警戒火力,连长将刚缴获的一挺美造MK19型自动榴弹发射器及两百发榴弹交给我排使用。为了防止敌人使用火箭弹攻击警戒目标,连长根据营长指示,要求所有的第一哨位离电台车辆停放位置,有将近三百米的直线距离。

65式军服看上去好像大家都一样,其实干部服上有四个口袋,前胸和腰部两侧各二;士兵服只有前胸左右两个,底下则没有,因为战士要训练,腰下两侧挂子弹、手榴弹,没有下面口袋很省事。

对越反击战 越军特工狡猾 穿我军军服进行偷袭。我2班担负山口道路及两面山脚的警戒。进驻之后,26日下午,我看见排长和我班长开着一辆北京212A从缴获一个越军的弹药库里边,拉回来四箱子美国制造的手投式烟雾弹和两箱炮射照明弹,一门美造迫击炮,大概在存放置的年月里面没有很好保管,包装箱陈旧不堪。这些东西都是在越南战争中,越军从南越军队手中缴获的战利品,可能越南人也是从来没有想过使用它,一直堆放在库房的角落。排长拿出两枚向全排人员讲解用途和使用方法,又当场试爆、试射了各一枚。然后,给每个班分发了十几枚烟雾弹。

图片 3

26日下午,有关方面人员随后也到达了现场,观看了所有的电台装备,拆卸了所有的天线、电缆和器件,由于天色己近傍晚,仅开走了两辆北京212-15瓦电台车及三辆解放牌CA10载重汽车,其它的电台装备与器材,说等到明天人员到齐了再全部移走。

图注:训练间歇,列坐休息

当天晚间直到凌晨,除了远方偶尔传来阵阵隐约的冷枪、冷炮声之外,没有发现敌情。

65式军服使用棉布存在一个缺点,洗多了褪色变浅、发白,1971年纺织行业出现了新材料,名曰"的确良",优点是结实,轻便,洗多了也不褪色。

但是,就在凌晨佛晓时分,我们遭到了敌人的偷袭。

到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时,65式军服又做了一些调整,军服重新改用纯棉布,因为,的确良虽然结实、轻,但不如纯棉布料吸汗、舒适,而且的确良不易防火,容易烧着,比如谁抽烟不注意,烟灰掉在衣服上,经常会烧一个洞。我们没上前线之前,战友们在一起抽烟,经常互相打趣,假装往人身上做一个夸张的弹烟灰动作,吓得那人一阵狼狈后缩,大家哄堂大笑,成为一件有意思的事。

越军不甘心这些装备落入我军之手,想趁我方未能移走之前,多次派员寻找机会妄想进行破坏,由于我军是重兵看守且戒备森严,敌人无法找到下手的时机。经过数天的化妆监视侦察,于26日下午,发现我方已经开始拆卸电台天线装备,敌人显得非常紧张,同时,又发现我军一个连的守卫部队调走了大半,只有一个排兵力留下看守。认为是合适的时机,也担忧电台装备再放置一个晚上,唯恐时间长了会有变动,便赶快策划了这次行动,立即组织了一支精悍的特工队,由一名少校军官指挥,于当天晚间潜行到达目标位置附近,然后在周围隐蔽潜伏。计划到下半夜以后,趁我哨兵松懈之时偷袭我守卫分队,企图将我缴获的电台装备全部摧毁。不过,这次袭击却以敌人的失败而告终。

图片 4

27日凌晨五点十二分,3班哨位前面出现两个穿着我军服装的人员,他们回答哨兵的口令正确,得以通过了第一道哨位。

图注:在南部边境地带巡逻的解放军指战员

在他们接近停放电台车辆地点的第二哨兵位置时,被我机警的哨兵识破了。在哨位上的是一名老兵,他看到来人穿着我军服装,说着流利的中国话,哼着熟悉的但早已不唱了的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慢慢地向哨兵走近,他心生疑念,打开半自动步枪的保险机,立即喝令对方站住,在回答他的提问时,对方对答如流,只是回答部队番号时答错了,因为,这个番号的兄弟部队已经在昨天中午和我们连调防了。

战争结束后,我在部队继续服役两年,然后光荣复员,回到地方,在家乡政府公安系统就职,在地方上这些年,虽然远离了部队生活,但我却爱上了户外运动,喜欢在节假日里与友人一起去野外探险,成为一名资深的驴友,多年下来也买过很多军旅风的速干衣等物品,这种衣服无论颜色和功能,都与现在军队的新型作训服类似,舒适,透气,易干,穿在身上进行户外旅游,真的有那种穿上军装上战场的豪情壮志,也算是满足了我对军队生活难以割舍的特殊怀念。

他知道肯定遇上了狡猾又阴险的越南特工队,便悄悄地做好战斗准备,不动声色让对手靠近,等到对方接近到哨点三十米时,立即开枪,当场打倒一个;但另外一个敌人动作也是相当的快,边开着枪边往草丛中滚动,同时向天上打了一发红色信号弹;他朝逃跑的敌人开了五、六枪,由于是半自动步枪,无法连发射击,只好又投掷了一枚手榴弹,但还是让敌人逃脱了。

图片 5

然后,他准备接应第一哨位的哨兵,可是3班的第一哨位已经被敌人搞掉了。与此同时,在双方交火时,从我2班警戒的幽暗山脚两边出现数个人影,接着人影迅速冲向停放电台车辆的地点,我哨兵发现情形不妙,朝来人急促开枪,随即被对方微声冲锋枪的子弹击中而受伤倒下。此时敌人己离目标地点只有二百多米的距离,火光一闪烁,一枚四0火箭弹呼啸着飞过去,击中了停放的电台车辆附近,命中点距离电台车辆停放的位置只有五、六十米。

图注:军旅风的速干衣,具有塑形效果,会让穿着者有舒适的体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敌人见偷袭不成功,便强行发起攻击,首先打掉我外围哨兵,然后快速接近目标,从二百多米的距离发射四0火箭弹,(我军使用的69式以及苏制RPG—7式四0火箭筒最大射程是五百米。)紧接着又是一发,敌人在短短的时间内,接连发射了二枚火箭弹,虽然没有命中任何一个目标,却使我们大感惊险。

责任编辑:

实际上,敌人是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以扰乱和分散我方的注意力的。

在1班警戒的方向,距离目标大约七百米的山坡上面,另外一股敌人早己架设了一具苏制“赛格”反坦克导弹发射器。敌人妄图使用双管齐下的战术,首先,派遣人员化妆成我军人员,干掉我哨兵之后,潜入停放的电台车辆位置发出信号,标明目标位置,再有各个小组施行攻击,如果失利,便发射信号弹指明目标位置,从远、近距离多方向发起攻击,以摧毁预定的目标。

听见第一起枪声,我们就作出了反应,按照各自预定分工快速占据阵地应战。

此时,四边的三个方向都响起了枪声和爆炸声,从步兵学校毕业的2排长沉着应变,看出敌人是来者不善,当即命令各班迅速向保卫目标百米内的周围投掷烟雾弹,同时,向来敌的方向连续发射榴弹和照明弹,又命令各班提高警惕不要被敌所动,防范敌人声东击西。

我方及时的掷放烟雾弹,迷盲了敌人反坦克导弹操作员与四0火箭筒射手的眼睛,烟雾弹爆炸之后弥漫的烟雾形成了烟幕墙,使敌人的射手无法判别目标的方位,完全丢失了目标的位置,至使发射的一枚“赛格”反坦克导弹失去控制,击中了一堆乱石。

照明弹强烈的亮光也使躲藏的敌人暴露无遗,企图使用声东击西手段,又被我识破,更料不到我方会使用烟雾弹和照明弹。

在我方的机枪和榴弹火力猛烈打击下,尽管敌人携带有各种自动武器,火力较为强猛,行动人员的单兵素质比较高,经验丰富又狡猾,作战能力也比较灵活,也很顽强,但在战斗中己有多人遭到榴弹杀伤,行动完全受到重挫;敌人看到我方有所防备,此外,又发现我增援部队正在赶来,其袭击行动实际上己是宣告失败了,只好向天空打出两发表示撤退的绿色信号弹,然后赶紧撤退。

这时候,连长带着增援的1、3排分乘三辆汽车从4公里外火速赶到,判明敌情后,立即命令我1、3排分方向徒步追击敌人,我排留下继续警戒,到天亮之后再清理现场。

此时,天色渐渐发白,再过去半个小时,天空就要大亮了。我们听见在1、3排追击方向不时传来短促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排长守着电台聆听着他们之间的通话,以了解战斗情况。早晨,指导员带着机炮排来到了,于是,我们分成两个方向拉开距离,成散兵线展开搜索。

经过将近二个小时的搜索,在现场发现四具敌人的尸体,其中三具尸体都穿着我军的服装,缴获两支中国造的56式、两支苏制的AKM自动步枪,一挺PPK轻机枪、一支中国造的63式微声冲锋枪,26个各式子弹匣、13枚越式短柄型手榴弹、一支苏式信号枪、六发信号弹,此外还缴获了七发苏制四0火箭弹、两具苏制RPG—7式四0火箭筒,还有一部中国造的884野战调频电台,六个越军头盔。另外,在距离电台车辆位置七百米的山坡上面,发现一具苏制AT—3型“赛格”导弹发射架和瞄准操作系统装置,以及三发AT—3“赛格”反坦克导弹,四个导弹包装箱。

教导员听取指导员的汇报后,第二天也和营长随后来到现场。营长看了之后说:看到敌人在现场丢弃这么多的武器弹药与装备,说明对手在当时遭受了比较大的伤亡,才撤退得如此的怆惶。说明我连及2排的应战工作准备做得非常好,仗也是打得非常的好。可是,我们的连长和排长只是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本文由云顶集团4118娱乐发布于世界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对越反击战 越军特工狡猾 穿我军军服进行偷袭

关键词: